<fieldset id='d5kru'></fieldset>

<ins id='d5kru'></ins>
    <dl id='d5kru'></dl>

    <code id='d5kru'><strong id='d5kr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d5kru'></i>

        <i id='d5kru'><div id='d5kru'><ins id='d5kr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acronym id='d5kru'><em id='d5kru'></em><td id='d5kru'><div id='d5kr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5kru'><big id='d5kru'><big id='d5kru'></big><legend id='d5kr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span id='d5kru'></span>
        1. <tr id='d5kru'><strong id='d5kru'></strong><small id='d5kru'></small><button id='d5kru'></button><li id='d5kru'><noscript id='d5kru'><big id='d5kru'></big><dt id='d5kr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5kru'><table id='d5kru'><blockquote id='d5kru'><tbody id='d5kr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5kru'></u><kbd id='d5kru'><kbd id='d5kru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別惹手藝人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民國初年,魯中沂山鎮有個富豪叫李天翔,他名義上是個生意人,實際上是聚糧寨土匪的幕後老板。他住著高墻大院,豢養著看傢護院的武裝打手,有自己的碉樓,碉樓上伸著十幾條快槍,官府都怕他。

            鎮上有三個結拜的手藝人:鐵匠王大貴、木匠李二娃、石匠鄭三炮。三人和李天翔本無糾葛,偏偏李天翔酒後在集市上撒野,一腳踢死瞭王大貴的老爹。對他來說,踢死個小百姓就如同踩死個螞蟻,他怕他們鬧事,就囑咐手下,隨便賠點銀子,要是王大貴敢來鬧事,就好好收拾他。

            王大貴帶著李二娃、鄭三炮果然找上門來,隻是條件出乎李天翔的意料。王大貴提出,李傢是大戶,能不能施舍李傢村南樹林中的一棵老榆樹,他讓人給他爹打口好棺材。李天翔聽瞭,鼻子哼瞭一聲,揮揮手,算是答應瞭。

            過瞭幾天,李天翔帶著幾個帶槍的隨從喝酒歸來。路過王大貴傢時,聽到裡面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,他一拐彎就進瞭王大貴的院子。隻見王大貴正在幫著李二娃幹木匠活,那棵老榆樹已經被修理成小房梁一般光滑,截成瞭一大段,又被大鋸剖成兩半兒,李二娃拿著鑿子正在一半木材上挖槽。

            李天翔問王大貴:大貴,你不是說用我傢的老榆樹給你爹打棺材嗎?怎麼你爹都埋上瞭,這榆樹還在這裡?王大貴不冷不熱地說:天這麼熱,要等到棺材打完,人都能臭瞭。我們先草草把老人傢葬瞭,等到五七大祭時,再給老人傢換上打制的新棺材。

            回去的路上,李天翔越想越不對勁:打棺材,應該把木頭解成木板才對,他們怎麼把圓木剖成兩半,還在剖面上挖槽呢?這幫窮鬼借著給他爹打棺材的名義要的榆樹,這八成是打成傢具偷偷賣錢啊!李天翔越想越氣,就打發瞭幾個手下去王大貴傢問個究竟。

            時辰不大,幾個手下回來瞭,為首的對李天翔說:老爺,王大貴那幾個窮鬼真他媽的是窮講究,說要給他爹打個棺槨,就是大棺材裡面還套著個半圓蓋的小棺材,挖槽就是為瞭打制半圓的棺槨蓋呢。

            李天翔擺擺手說:算瞭,反正那棵榆樹送給他瞭,讓他們窮折騰去吧。倒是聽說九山坑那邊的窮鬼鬧暴動鬧得厲害,你們幾個通知山上,要提防著點,再就是碉樓上要警醒著點。

            那個手下拍著胸脯說:老爺,窮鬼鬧暴動,咱們也見過幾回瞭,拿著鋤頭、扁擔,頂多有幾桿鳥銃、土槍,就是來瞭,對著咱這高墻大院厚鐵門,那也是雞蛋碰石頭。

            李天翔點點頭,咬著牙說:說得好,我們這邊有事,一發信號,山上的弟兄們很快就能趕到,裡應外合,殺他個幹幹凈凈!

            說歸說,九山坑那邊傳來的消息越來越可怕,暴動的農民搶地主老財的傢產,燒毀他們的地契,有幾個地主老財還被打死瞭。李天翔聽到這些,加強瞭戒備,確保萬無一失。

            幾天之後,九山坑的起義軍果然殺到瞭李天翔傢。可是,面對李天翔傢堅固的防禦工事和密集的火力,起義軍隊伍僅憑幾桿鳥銃、土槍,無濟於事。李天翔拿著盒子炮在碉樓上看到暴動隊在遠處探頭探腦的樣子,感覺好笑,就用鐵皮卷的喇叭喊:窮鬼兄弟們,我們李傢大院沒什麼可施舍給你們的,隻能用子彈招待你們,還是去別的地方討飯吧。他的手下聽瞭,都哈哈大笑著朝著遠處放槍示威。

            照這樣下去,根本不用山上的弟兄們下來支援,再說,李天翔也害怕起義軍會有詐,山上的人反倒中瞭調虎離山計,因此,他就沒有向山上發送求救的信號。

            夜裡,幾個妄想摸黑靠近的起義軍,都被碉樓上的哨兵阻擊瞭回去。李天翔巡視瞭一遍,放心地回屋睡覺。夜半時分,忽然一聲驚天動地的炮聲響起,李傢大院堅固的鐵門被瞬間轟開。起義軍借著爆炸的煙霧,沖進瞭李傢大院。

            嚇破瞭膽的李天翔還沒弄清起義軍哪裡搞的大炮呢,人傢已經殺進瞭院子。麻痹大意的傢丁也亂作一團,四處逃竄。

            李天翔見大事不妙,拉開床底下的暗道門,帶著幾個隨從逃瞭出去,回到瞭山上。驚魂未定的李天翔想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:窮鬼們到哪裡弄到的大炮呢?

            一天後,一個山下的探子跑上山來報告,說轟開李傢大院鐵門的大炮,就是王大貴、李二娃他們用老榆樹造的木炮。他們早就暗地裡和九山坑的暴民勾結上瞭。

            李天翔瞪著眼睛,指著探子的鼻子說:放屁,老榆樹怎麼能造炮?窮鬼們瞎咧咧你也信!探子指天發誓:老爺,千真萬確,我們不是見李二娃在剖面上挖槽嗎,哪裡是打棺槨的半圓蓋啊,挖好槽溝的兩半合起來,就是炮筒。聽說是王大貴打瞭二十四條鐵皮箍,把炮筒箍得緊緊的。鄭三炮那個石匠,學過造火藥炸石頭,他負責給大炮填炸藥和碎石、鐵塊等彈丸,把炮口用棉花、泥巴塞緊,點燃引信,就能開炮。這三個窮鬼湊到一塊兒,就把我們大門給炸開瞭。

            李天翔氣得一巴掌打在探子臉上:飯桶,早幹什麼去瞭,造大炮這麼大的事兒,你們都沒察覺!探子委屈地說:他娘的,誰知道木頭還能造大炮啊!

            就在李天翔害怕起義軍攻打山寨時,山下傳來消息。因為官府調集瞭民團等武裝圍攻,鎮上的起義軍快撐不住瞭。李天翔大喜,立即帶領人馬下山算賬!

            起義軍頂不住進攻,很快就撤瞭。笨重的木炮還放在王大貴傢的門前,木炮已經填充瞭彈藥,炮口也已經塞好,估計是沒來得及點燃引線,就被打跑瞭。

            看著自己大院的破敗模樣,又看著王大貴傢門口新掛起的農民救國會沂山分部的木牌子,李天翔氣就不打一處來,喝令手下:給老子掉轉炮口,讓這傢窮鬼片瓦不留!

            和李天翔一樣,他的手下們玩過槍,但沒玩過炮,都想瞧個稀罕,好多人捂著耳朵,等著看木炮如何把王傢的草屋子轟上天。

            李天翔親自點燃瞭引信,引信冒著火苗燒瞭起來,還沒等李天翔退後三步遠,轟的一聲,木炮炮膛炸裂,李天翔和眾多隨從被炸上瞭天。原來,這炮是王大貴他們故意丟下的,炮膛裡已經被塞滿瞭炸藥,炮口被圓木楔死,外面又封上瞭棉花和泥巴。李天翔不知底細,一點便炸瞭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