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彩平台app 颠三倒四逆画人生--李宗委校友

神彩平台app

校情总览

颠三倒四逆画人生--李宗委校友

发布时间:2019-10-27 21:29:50

    《天府早报》2007年12月03日报道:

    “倒行逆施”在字典里的解释是做事违背情理。在常人眼中,“倒行逆施”者一般都成不了气候。可成都有个奇人,不仅“倒行逆施”,而且还玩出了名堂。他就是被誉为“中国逆画第一人”的成都画家李宗委。别人画画都是顺势而作,可李宗委偏偏倒着作画、逆向下笔。
  逆画逆书不是企图颠倒地诠释世界,而是表现了画家绘画功底的娴熟和运笔的解放。画家借鉴禅宗画风,思维和精神上在一种下意识的恍惚和狂热中,进入创作的高峰状态,从而摆脱了传统的束缚,挥洒自如,因而作品一扫妩媚甜俗之气,而别具古拙苍劲之风,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。

  禅风逆画

  人们都说,知名画家都有藏着捂着的笔法,如果对此表示质疑,为啥入室弟子能成大器!既然入了室,该藏的藏不住,该捂的捂不了,自然就掌握到了精髓的部分。再说了,藏得太深,捂得太严,还可以重蹈“卧梁窥视”之举去“偷”!
  无论如何,入了室,站在大师身后当弟子,总比在前面挤进“学生队”里强。身后能看门道,身前只能凑热闹。最起码,身后有视觉优势,能找到观察制高点,可以看清大师袖子里面抖落着的到底是些啥。
  著名画家李宗委不是这样,他无须藏,而且,想藏也藏不住。不仅如此,好像故意为了满足观众之需,拿着笔,倒着给你画起来。你要是站在他身后,根本就搞不清弄不明他涂的是什么鸦,必须挤在前面,才能看清线条墨色的来龙去脉,一览无余,蛛丝马迹都不会在你眼下溜过。
  这种“倒行逆施”的艺术手法,不是为了表演,而是追求下意识的东西,减少人工痕迹,突破绘画的传统定义,由此演绎出画家灵魂深处最真实的一面。他画的罗汉、仕女,鲜活动人,只要注目一会儿,你便很快走入人物的精神世界。但谁又能相信,那是李宗委拿着笔倒着随意给你抹出来的呢?那走势,那笔风,有人想学,在观画中默默记住了,但铺开纸一试,结果还是一只摸不到方向的菜鸽子。
  此种功夫在于,逆向思维,逆向用笔,一切发乎于心,以达到禅风的境界。
  李宗委倒着作画,也倒着写字,被誉为中国“禅风逆画”第一人。
  曾经有人将逆向写字当作一种绝技,但李宗委并不认为自己的逆画是绝技,“这是一种艺术手段,也是一种创作思维方式。正向作画都是完整地表达自己的创作构想,但我的逆画只有20%是我的主观构图,大部分都是随性挥洒,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意味。”如今,李宗委的逆画作品备受收藏界人士的追捧,曾经有人出50万元的高价购买他一套《十八罗汉图》,但他没有答应,“逆画都是不可复制的,我总是舍不得出卖。而且我作画主要是艺术钻研,对市场运作不感兴趣。”

  走弯路,能看世界

  李宗委算得上是“老成都”,可把他弄到茶馆一坐,却摆不起龙门阵来。谈吐木讷,哼哼叽叽好半天,竟吐不出几个字来。他那见人就紧张的样子,一点不像年过花甲、皱纹里藏满了人生履历的资深画家,让人想象不出,这老先生是如何走南闯北的?
  书法家张林文脑袋一扬,眼神都变了,说:这还不清楚,他靠的就是藏不住的艺术!要是靠一张油腔滑调的嘴,那李宗委不就成了江湖艺人了,还有什么大家可言?大家么,总有死角,啥都行的人,其实啥都不行。有些红颜佳人,美得让坏人起歹心,让好人起爱心,可为什么怕她们张嘴说话?一张嘴,你就不会瞅她第二眼。上帝是公平的,只有皇帝才做三千宠爱在一身的荒唐事!
  那口气,那神态,生怕有人往李宗委脸上抹黑。
  我不会无端地往人脸上抹黑,但也不可能良莠不分地往人脸上涂红。客观讲,那李宗委能成大器,确也邪乎!他从未站在哪个大师身后,去老老实实当一回弟子,也从未去琢磨大画家们藏着捂着的到底是些啥。只是从小喜欢东涂西抹,到了哈工大,那双手从来没有洗干净过,因为他一直都没丢下手中的画笔。艺术追求上的苦行僧,造就了他的深沉和内敛。他无须多言,那是他担心说错话。但一旦讲出来的,都是些借事明理的话。他说:我画画走了很多弯路,从锦江宾馆到岷山饭店,本来几步路就到,我是从天府广场绕了一大圈,才到岷山饭店的。但他又说:走弯路是好事,能看世界嘛!艺术上的弯路,同样让你懂得更多的东西。没有弯路,你的艺术履历就是苍白的,也是很危险的!你没看到,许多走捷径的人,半途中,要么被“飞车”给碾死了,要么碰上便车,心动了,搭了上去,结果越走越远,欲速则不达,谁划得着!

  找到的是“我”

  艺术家们说,只能将古老的神圣用自己灵魂去呼出它新的生命来,方能走进今天的时代。
  他将宣纸往案上一铺,打破绘画技法上的程式化,颠倒过来,从下往上倒着画,让灵魂告诉笔端,手随心动,线条狂浪,墨色诡谲。那节奏,那弦律,真叫轻拢漫?抹复挑,嘈嘈切切错杂弹。用如此下意识的笔风,去诠释和宣泄他心中的世界,记录他的心路历程,真有一番酣畅之感。
  夫人立于一旁,见他一直在那里倒着挥笔,两个眼睛鼓得像炮筒,大呼:你有病呀?车可以倒着开,人可以倒着走,画还能倒着画的?
  李宗委耸耸肩,大意是说:你等着瞧!
  夫人的确瞧了好一阵。不多会儿,作品出来了,奇迹也出现了,那上面的罗汉比“常规”条件下的罗汉更加让人豁然贯通,而仕女则更加令人销魂锁魄。夫人两个眼睛再次鼓得像炮筒。她吃惊极了!
  李宗委见到夫人的脸色,便老夫聊发少年狂,手舞足蹈,得意洋洋起来。
  李宗委真的把“我”给找了回来,冠名叫“禅风逆画”。
  倒逆作画问世后,李宗委疯狂地画了大量的大肚罗汉、古怪仙佛、寺庙神像、梦中鬼狐,这些作品全都流向了社会。画界各类流派都称:此种画风,表现了画家娴熟的绘画功底和运笔的解放。
  高僧说,静能入禅。李宗委开始有计划地提升禅风逆画的意境。几年过去,如有神助,逆画出来的各类罗汉,总是让人去追讨画面的秘境天机。而我则感觉到,那李宗委的灵魂只要与诸神打个照面,便能给他们找一个落脚的仙山琼阁,青冥浩荡,烟霞渺茫,让你进入迷离的梦境,去与仙人对话。可以说,他那些让人惊悚和着迷的作品,已经超出了逆画的技巧和禅风的意识。
  除了作画“倒行逆施”,生活中的李宗委也是一个“颠三倒四”的人,他对外也自称“颠三倒四斋主”。据李宗委的夫人透露,李宗委常常在生活中闹笑话,比如总是将同姓的人认作一家子,比如将葡萄认作樱桃,“他做事常常颠三倒四的,思维方式和常人不大一样,惹得我们哭笑不得。”
  李宗委的朋友柳建伟曾评价他是“颠三倒四看世界,正儿八经读人生”,这句话已经被李宗委当作自己的信条。

  李宗委讲禅论画

  讲禅,最容易把人讲糊涂。要是讲禅画的那些高深理论,你更会飘乎乎的。甚至不耐烦地把阅读物一扔,说:蒙人!把读者给弄晕了,那李宗委讲禅论画就失败了。
  绘画是人类最古老的文化形式,是一切艺术之母。史前人类心中对世界的印象和看法,以至彼此交流,就是通过绘画的形式去勾勒和表述的。世界上许多民族的文字符号,都是绘画演变过来的符号。就是发展到今天,一些符号也都没有完全脱胎换骨。可见绘画,是在悟世界的过程中,把心中原始的“老底”全部坦白出来的一种表达样式,而这种来自心灵的坦白,就是禅画。如果你还觉得飘乎乎的,李宗委会把这个话题扯得很远―――
  ●人类从森林走来,文明又远离了森林。但离得再远,谁又能否认,人类天生就有对森林的依恋!今天的城市很美,但那是一种规范了的美,而森林是一种原始的美,这种对森林的感觉信号是从娘胎里带来的,是永远也抹不去的,只是没有引起我们的察觉而已。我们平时总以为,工作累了,能有一柬森林之邀,哪晓得,那正是原始记忆的死灰复燃。一放长假,人们便很自然地勾起了这种原始的记忆。于是就往香格里拉跑,往九寨飞,去找回和激活灵魂深处那种对森林的依恋,接受原始情感的熨帖,这种找回和激活的过程,就是禅的意识。
  ●秋天到了,谁听见过秋天的声音?欧阳修在一个夜晚听见了。他说,有声音从西南来,金铁皆鸣,时如赴向敌人的士兵在跑,时如马蹄得得。他叫一个童子出去看个究竟,那个童子回来告诉他:星月皎洁,明河在天,四无人声,声在树间。听到落叶之声,这老先生开始悲秋,便进入了禅的境界:山川寂寥,物既老而悲伤,怎么可能不哀号的!他把这种境界写成了《秋声赋》,他说,“草木无情,有时飘零。人为动物,惟物之灵。百忧感其心,万事劳其形,有动于中,必摇其精。”此情此景,谁说不是一幅活脱脱的禅画呢!
  ●禅画家的角色,就是当一只善于引领的母鸡。小鸡要想从蛋壳里蹦出来,母鸡只提示性地啄一下蛋壳,而小鸡则要成百上千次地啄。只要洞穿了一个针眼,外面的光线便激励他加倍努力,最终叽叽地叫着脱壳而出。禅画就是母鸡啄的那一下所留在蛋壳上面的信号,这个信号诱发我们去追寻画家的心路轨迹,从而不断扩展开去,更宽广地看到另外一个精彩的世界。

  李宗委(别暑宗道),号颠三倒四斋主。云南人。1945年生,1970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。职业画家。高级职称,现为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云南民族画院特约画师,吉林跨世纪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,世界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,美国海外艺术家协会理事,人事部中国人才研究会艺术家学部委员会一级国画艺委,入典《世界名人录》、《世界美术界传》。
  一生追求艺术,自学成才,山水,花卉,人物皆有涉猎,以中国画大写人物(罗汉、仕女)著称,为求个性,放弃和摆脱对传统绘画程式的追求,不循常规,倒行逆施,利用逆向思维,逆向用笔的方法,随心所欲,倒逆作画、书法、寓禅的精神于绘画之中,寻觅石涛“无意求之,妙趣天成”的艺术效果自名为“禅风逆画”。